第一次和爱人一起上战场

第一次和爱人一起上战场

2020年3月27日

第一次和爱人一起上战场

1月24日,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身着迷彩的队员成为2020年除夕夜“最美逆行者”。空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门诊部主任仲月霞背起行囊走在行进队伍中,她和爱人王新相视一眼,两人比了个胜利的手势,一起登机奔赴武汉。

第三,需切实做好院感防控。疫情高发如武汉等地患者激增,相对医疗资源短缺,极易导致院感发生,威胁医务人员和群众安全。需要优化流程管理,切实保障一线医院院感防控设施、设备及相关物资配给。

“目前全国的疫情仍处于上升期。”钟南山说,面对此次2019-nCoV肺炎疫情,最原始最有效的方法仍是“早发现、早隔离”。

最有效的方法仍是“早发现、早隔离”

冠状病毒(Coronavirus, CoV)是一类有包膜的正向单链RNA病毒,在人类、其他哺乳动物和鸟类中广泛传播,并可导致呼吸道、肠道,肝脏和神经系统等疾病。目前已知有七种CoV可导致人类疾病,其中四种CoV-229E,-OC43,-NL63和-HKU1在人群中普遍流行,并通常引起普通感冒症状。而其他三种SARS-CoV、 MERS-CoV,包括此次的2019-nCoV都具有严重的危害性,可导致重症肺炎甚至致死。

该计划主要成员、桑格研究所的彼得·坎贝尔说,每个病人的癌症基因组都是独特的,但它们重复的变化规律是有限的,因此通过足够大规模的分析,“我们能够分辨出所有这些规律,从而优化诊断和治疗方式”。 

疫情防控面临问题与挑战

天未亮,仲月霞已经背上行囊去科里再转一圈。王新打开手机,在群里落实科室人员休假情况。突然一则消息跳出,“发热咳嗽并非新冠肺炎唯一首发症状,还存在消化系统、神经系统等症状。”他没有片刻犹豫,立即拨通电话向组织提出申请加入医疗队。作为国内消化病学方面的专家,他希望能尽一份力阻击疫魔。

据介绍,目前针对2019-nCoV已发表部分研究成果,对疫情防控具有一定的参考意义。流行病研究表明2019-nCoV感染肺炎患者年龄中位数为59岁,56%为男性,病毒感染平均潜伏期为5.2天(95%置信区间为4.1至7.0),95%分布点为12.5天。病毒传播力平均值在2.2。发热仍是2019-nCoV感染患者的典型症状,虽也见有无症状感染者报道,但不是主体,就目前防控来说仍需集中力量关注大多数。对2019-nCoV的基因组的分析研究表明,其与SARS-CoV有79.5%的相似性,而与蝙蝠来源CoV有96%的相似性,基本支持2019-nCoV来源于蝙蝠,但是否存在中间宿主目前还需要研究。2019-nCoV与SARS-CoV一样都是通过ACE2受体进入人体细胞,两者的受体结合域有较高的相似性。研究也发现SARS-CoV特异性单克隆抗体CR3022可以与2019-nCoV受体结合域有效结合从而中和病毒感染,这些也为抗体药物的研发提供了思路。

钟南山介绍,病毒对机体的损伤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病毒破坏机体细胞导致的直接损伤;二是破损的细胞组织引起的间接免疫损伤。一旦自身产生的免疫反应过强将可能导致更加严重的机体损伤,从而导致严重疾病。

“为此我们政府和相关部门采取了多项全国性的举措:延长假期、交通管制、公共场所体温检测排查、积极宣讲少聚集、个人防护知识等,而国民公共安全意识的提高也保证了相关举措的顺利实施。”钟南山说,“这些举措有效阻断传染源,大大减少二代、三代传染,我们判断此次疫情有望在未来10天至两周左右出现高峰,但我们仍需加强防控,不可放松警惕。在此要特别向武汉这个英雄城市表示感谢,他们做出了重要的牺牲和贡献。”

“需要万众一心、攻克难关”

至少7个小分子药物处于不同临床研究阶段

虽然同在一支医疗队,战斗在同一家医院,夫妻俩却忙得碰不上面。作为医疗队管理团队的主力,仲月霞主要负责规范救治流程和培训医护人员。和队友到达之后,她立刻与对口支援单位进行对接,了解医院布局、人员配备、物资装备情况,清点分发防护用品,同时对队员展开防护知识和操作技能培训,完善防护流程。身为护理组组长,她还承担着病区的护理任务,和队员们一起科学救治、精心护理。

日夜奋战,仲月霞与王新偶尔能碰到,他们虽顾不上说话,但一个眼神就能读出对方心中的关切。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他们夫妻并肩,成为武汉前线一道动人的风景。

首先,疫情局部集中爆发,医疗资源匮乏。目前,政府及相关部门汲取SARS期间北京小汤山医院的成功经验,在武汉火速新建火神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总计安置2300张床位,建成后将大大缓解患者救治问题;在医务人员方面,全国各地已组织多批医疗专家团队支援武汉;在医疗物资方面,则需要政府与社会力量的通力合作,保证疫情一线的物资配给。

“17年前的SARS持续了近6个月的时间,如今我们的国家在重大传染病防控方面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我们有信心更加有效地控制此次2019-nCoV肺炎疫情,尽快恢复正常社会秩序。这需要我们一线医务人员的努力,需要我们科研工作者的努力、需要我们患者的努力,需要全国人民的努力,同时需要各国一起加强合作、携手应对,万众一心、攻克难关。”钟南山说。

“然而,我们汲取SARS救治的成功经验,已经建立一些有效的治疗方案,同时多种生命支持手段的应用都保证了患者的救治成功率。我们在危重症患者中使用高通量氧辅助、无创面罩通气、小潮气量肺保护性通气、体外膜肺氧合(ECMO)等辅助治疗都取得了较好的效果。随着对疾病认识的深入和诊疗经验的积累,国家卫健委多次组织专家对诊疗方案进行修订,目前已经形成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有效指导了全国的2019-nCoV肺炎的诊疗工作。”钟南山说。

桑格研究所表示,从分析中呈现出来的基因变异规律可帮助研究人员精确辨识肿瘤的类型,未来这些数据有可能帮助医生更好地开展癌症诊断,为患者定制合适疗法,因为目前利用传统临床测试技术还无法辨识一些癌症类型。

研究基本支持病毒来源于蝙蝠 是否存在中间宿主目前还需要研究

基于这些数据,团队发现了一些癌症的成因,确定了一些可能引发癌症的事件,并对肿瘤生长的机制有了更清晰的认识。将分析工具与这些数据结合,团队能分析出某种癌症中的基因变异以及产生这类变异的过程等。

(本报记者 章文 本报通讯员 丛墨涵)

钟南山认为,需加快科研工作,为疫情防控提供支撑。他说,目前对2019-nCoV及其感染特点的认识较少,目前国家、省、市及社会各方力量已经启动专项研究基金用于2019-nCoV肺炎疫情攻关,亟需加快科研工作,为临床救治及疫情防控提供支撑。

钟南山介绍,迄今2019-nCoV还没有针对性的特效药。一些个案报道的治疗药物仍需更多的临床实践证明效果。现有至少7个针对病毒RNA聚合酶或蛋白酶的小分子药物,包括上述CR3022抗体药物都处于不同临床研究阶段;相关疫苗的研发也在开展中,但距离临床应用尚需时间。

第二,尚需做好患者分流,减轻定点医院压力。时值冬春交替、气候多变,常见呼吸道病原体如流感病毒等也同处于流行季节,而疾病早期通过临床表现无法准确区分判断患者是否为2019-nCoV感染还是其他常见呼吸道病毒感染,需依赖病原体诊断。然而,基层医院病原体诊断力量不足,导致无法对患者进行分流,使得发热患者在没有分流的情况下集中至有限的定点医院中,造成相关医院面临巨大压力,也严重影响了患者救治和疫情防控。因此亟需提高基层医院病原体筛查诊断能力,实现患者分流救治,减轻疫情防控压力。

王新是医疗队专家组成员,全力投入到救治工作中。他和唐都医院呼吸内科傅恩清教授一起负责进驻医院一层隔离病区,每一张床前都要仔细查看患者情况,并根据病情的程度指导制定方案。等查看完病情,近4个小时就过去了。人累得几乎虚脱,但王新一脸坚定:“虽然任务艰巨,我们有信心打赢这场健康保卫战。”

与此同时,钟南山认为目前疫情的防控工作也面临诸多问题和挑战。

唐都医院1月22日被陕西省确定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第一批定点医院的第一梯队。经历过援非抗埃、抗击非典、腺病毒救治等十几次重大任务的仲月霞,毫不犹豫向组织递交了请战书。1月24日凌晨4点多,仲月霞接到紧急出征命令,同是军人的丈夫王新立刻起床帮她收拾行囊。作为唐都医院消化内科主任的他,已经习惯妻子多年的紧急出征。王新一边往仲月霞行囊里塞酒精,一边叮嘱:“照顾好自己。家里放心,天亮了我去给咱爸上坟,再把妈接回家过除夕。”王新知道,岳父去世没多久,85岁的岳母身体不好。无需嘱托,陪好老人是夫妻的默契。

除夕当晚,王新和仲月霞携手踏上武汉,并肩战斗在前线。仲月霞笑着说:“工作30多年,这是第一次和爱人一起上战场,今年我们也算过了个团圆年。”

Posted in 188app ios